我们抓到了猎豹捕羚羊的精彩瞬间,而狮群就在伸手可触及的地方……

从非洲最高的顶端乞力马扎罗山,到非洲的最低点坦噶尼湖,再到一望无际的塞伦盖蒂,坦桑尼亚是人类出生的地方,而它也依旧保留着野性的力量。奔徙在这片非洲大陆东部边缘毗邻印度洋的土地上,野生动物们用奔跑敲打着大地的心脏,就好像非洲鼓一般,激荡出生命激昂的脉搏与心跳。

每读一遍这段文字,就会心潮起伏:这是我们憧憬非洲的理由。

1

塞伦盖蒂大草原的日落

大概三四年前,萌生了去非洲的念头。作为深度动物爱好者,我从上海野生动物园一路追到巴西的潘塔纳尔湿地(比亚马逊更适合看动物的世界上最大的湿地)。期间不管是北美的圣地亚哥动物园还是南美的圣地亚哥动物园,都抑制不了我对世界上最厉害的“野生动物园”——非洲的渴望。

今年7月,我终于在这片遥远的土地上,插上了我的小旗子。

2

今天就来回答一些,“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”的问题:

是去了就能看到大迁徙吗?在东非究竟能看到什么?我想还是要树立一个正确的期待。

 

1.所谓的大迁徙

去之前我们都以为去东非是为了看壮观的动物大迁徙,脑海中的画面是数百万之羚羊、斑马、长颈鹿在夕阳下奔跑,伴随着马赛人悠扬的歌声和呐喊……

3

但事实上,如果动物真的是奔腾着迁徙的,那大概一天就奔到了。

那大草原上能看到什么呢?我们去的时间是7月下旬,塞伦盖蒂北部越靠近肯尼亚,角马和斑马的密度越高。远处大片成群的角马统一北上,在山上连成一条线,非常壮观!

是的,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重点:东非大草原上绝大部分动物都是不迁徙的,迁徙的只有百万角马Wildebeest和斑马Zebra。

斑马再熟悉不过,那么角马是谁?

4

上方这个上照自带滤镜的棕色马型动物,就是角马。也叫牛羚,是一种生活在非洲草原上的大型羚牛。角马长得真的不好看,黑脸,头上一对角,竟然还留着金色的胡子。

有人说,角马是“用各种动物多余的肢体拼凑起来的”,见到本人,觉得还真是没说错。

5

角马和斑马总是混在一起行动,一方面是因为食物——斑马吃的是草的顶部,而角马吃的是草的根部,所以斑马吃完的草角马再吃,能吃到一起去的才是长久的朋友;另一方面是因为斑马有很好的视力,而角马有很好的听力,所以相互配合能警惕猛兽。

6

事实上它们一整年都在随着食物和水源迁徙。全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塞伦盖蒂大草原,只有每年7月开始到11月(甚至我们的向导说到12月),动物从坦桑尼亚迁徙到肯尼亚,逗留数月折回坦桑。而其余时间,都在坦桑的塞伦盖蒂大草原。当然时间只是参考,具体的迁徙路径和时间都是根据天气和雨水情况决定的,并没有绝对准确答案。

所以其实大家边走边吃,走得挺悠闲的。

7

除此之外,人们倾心大迁徙的另一个高潮,发生在坦桑尼亚与肯尼亚交界的马拉河Mara River。斑马和角马为了去往肯尼亚寻找更丰富的水草,必须渡河,而河里的鳄鱼也守着这个时间捕食。于是小批胆大的先行过河,等大批渡河的时候,鳄鱼也准备好了,于是河中发生的激烈争斗场面,便是摄影师们翘首期盼的精彩大片。

8

我们到达塞伦盖蒂的第二天,驱车北上沿马拉河寻找马群。幸运地遇到了一群斑马和角马准备渡河。前排高调占座之后就是等待,你会看到很有意思的画面,比如斑马之间会推搡让前面的先下水,而被推下去的斑马又会警惕地跑回岸上。

就这样无尽地反复,我们盯着河面把整盒午餐都吃完了,只有零星几只成功上到对岸,只好悻悻而归。

9

马拉河的水位异常低,这是我们看到的唯一过河画面,至于画面右侧粉紫色的巨型鹅卵石,是河马。

向导Ben告诉我们,要看到这样的珍贵画面,除了运气,就是耐心。因为就算遇到了大批动物聚集在河边,他们也未必立马就过河。也许来来回回,也许徘徊一阵又不过了。所以真正要抓到他们过河的画面,可能甚至要等上一个月。

 

2.现场版《动物世界》

10

马拉河边饮水等待渡河的斑马群

正如上面说的,在塞伦盖蒂大草原呆三天及以上,更珍贵的其实是观察和听闻真实的动物世界。食草动物的聚集也带来了食肉动物的活跃。其实到了第二天,你已经不会举起镜头再对准瞪羚斑马长颈鹿大象,心心念念的都是猛兽。

比如我们有幸目睹猎豹Cheetah捕猎瞪羚Gazelle的全过程。

11

猎豹在观察猎物动态

其实我们遇见了两次猎豹,第一次的那只距离我们的车不到20米远,死死注视远方4只瞪羚,僵持几分钟后,一阵风向瞪羚方向吹过,也许是发现不对,瞪羚忽然转身狂奔回草丛中。

狮豹捕猎通常都会站在下风口,避免气味暴露自己的行踪。他们也懂得保存体力,因为无法长时间追逐猎物,只有接近到安全距离,才会主动出击。

第二次我们抵达的时候,猎豹在远处埋伏,距离两只正在吃草的羚羊只一两百米远。它小心翼翼地在长长的黄色草丛中隐藏自己的身子,趁羚羊低头吃草慢慢逼近猎物,而当羚羊警惕地抬头望风,它又潜在草丛里。直到距离近到50米左右,它才开始追击。

猎豹非常聪明,它能根据瞪羚的尾巴摆动方向判断它的下一步转弯方向,从而抄近路截获猎物。才几秒钟的时间它们就跑出了视野范围,车开过去,只看到另一只瞪羚在原地凝视。(草原上的车只能开在土路上,是不能随意穿进草原的)

我们好奇捕猎的结果,Ben说,猎豹一旦决定追捕,基本有95%的概率能成功。刚才那只也不例外,因为刚才那两只羚羊是母子,小羚羊应该是被抓到了,它的妈妈才会站在那里一直凝视。

如果不保持足够的警惕,就是生与死的区别。

这就是草原上精彩却又残忍的动物世界。

12

倒数第二天,我们又及其幸运地邂逅了一只正在享用羚羊的雄狮。身边围绕着一只母狮,远处还有一只母狮。

一夫多妻制的狮群中,公狮通常都是坐镇指挥的那个,派母狮打猎。打回来的肉却是给公狮先吃,吃到满意为止。母狮想过去分一些肉,公狮一阵怒吼。在十米距离内听到狮吼还是极度震撼的!

几分钟后远处的母狮也穿越车群过来了,令人惊喜的是,随着母狮而来的竟然是一群小狮子!像变戏法一样,小狮子一只一只从车后钻出来,足足11只!

13

母狮带着小狮子绕了半天,竟然走到我们的车边!我倚着栏杆,低下头,母狮子就在手边,伸手可撸猫。

Ben和Richard都说,我们非常幸运,能够见到小狮子,是极其珍贵的画面。

 


私密小团 | 坦桑尼亚追踪动物经典路线

8天/7晚

第一天:阿鲁沙(Arusha)

第二天:从阿鲁沙至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(Ngorongoro)

第三天: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(Ngorongoro)

第四天: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(Ngorongoro)

第五天:从火山口至塞伦盖蒂草原(Serengeti)

第六天:塞伦盖蒂草原(Serengeti)

第七天:塞伦盖蒂草原(Serengeti)

第八天:阿鲁沙-返程


 

为什么跟碧山走?张玫说:

肯尼亚和坦桑尼亚都有很多看野生动物营地可以选择。通常这些营地都是全含,从司机到一日三餐,甚至酒水。因为在荒郊野外的,如果不在营地用餐,或者营地服务人员不给带午餐,路上是没有餐厅的。

所以,这些营地一般都按每人每天收费。 这个价格悬殊巨大,最便宜的可能200美金/人/天,巨贵的有2000美金/人/天,还是两人一个帐篷的。

这近10倍的价差区别在哪里呢?我觉得就两方面:

第一,营地的奢华和服务, 有一些好的营地会随着季节跟着动物挪地方;营地里也都配有大厨,餐饮帐篷,好像每天都是像电影里的海明威烛光晚宴。帐篷里也都有舒适的床,带卫生间,能洗热水澡。

14 15 16

碧山营地实拍

第二,导游好。导游的好与坏最大的区别就是他对动物习性和当地区域的熟悉程度。好的导游,知道怎么追踪一个珍稀的动物,让你看到非洲五大。

当然,导游的性格和服务热情也非常重要啦。有些导游善于跟孩子讲故事,很多孩子离开非洲以后还会和当地的导游长期保持联系。这不就是旅行给孩子带来的良性影响吗?

17

我最喜欢的是找性价比最好的,服务也好,每晚在700-800美金的。去年这时候我自己去坦桑尼亚走了一圈,找了几个这样的营地。在这里推荐给大家吧,不便宜,但是一生难忘。

 

预定及咨询:

请进入碧山官网:http://www.beshan.com或添加碧山君微信:beshan-wildchina,进行预订咨询。